宇奧

產刀不產糖,挖坑(但不填坑)專門戶
主推瑯琊榜靖蘇,另有歐美相影視作品族繁不備記載

[靖蘇] 白梅盤枝處(上)

-


  

  他緊了緊斗篷,低下頭來喘了口氣。

  大雪正鋪天蓋面的落下來,上山的路還很長,滿眼的白似是沒有盡頭。臂上傷口凍得發麻,倒不是說多疼,反而是他的心窩一片滾燙,像是在東海的海濤裡溺斃了多年,如今他終於破出水面,死而復生的疼痛將他拆成無數的碎片,再牢牢的黏在一塊,神魂恍惚,腳底都有些虛浮。



  殿下。列戰英紅著眼圈,緊緊攢著一紙密函。林殊的麒麟骨醒來了。

  剎那間萬物無聲。 

  麒麟降世擇明君,麒麟骨起異象平。
  千年古木、萬年冰川這樣的靈氣匯集之地往往是神獸下凡托生之處,傳說麒麟骨等同麒麟的骨血父母,然而祂們雖為同生但卻不曾在同一世代出現,歷史異聞中出世的麒麟骨皆隻形單影,彼此如同日升月落。


  他張了口但發不出聲音,幾枚小巧的壓花從紙間滑出來,花瓣去了水份近乎透明,帶著幽幽暗香,雪一樣的鋪了一地。
  在林殊死後四年,蕭景琰站在邊境的軍帳裡抖得幾乎要跪下來。

  小殊和他說過的呀,用全然的信任托出那最柔軟也最致命的秘密,笑彎了一雙眼,說他的麒麟骨是一株長在山巔上的白梅,有著全天下最美的雪色。




  十日前蕭景琰站在瑯琊閣門口猶豫了好些時間,才在一旁應門小童好奇的目光下,咬牙將隨密函而來的白梅放進木格,轉身下山等了三天。
  現在他來到錦囊所指的孤山,梅嶺就在不遠處,他抬首望天,或許傷口是惡化了,體內總感到陣陣寒意,但無所謂,他需要一個答案。



  蕭景琰五歲那年的冬天下了場百年未遇的大雪,幾尺之外的路都看不見,一連下了十幾天卻未有任何災禍發生,直叫人嘖嘖稱奇。

  放晴後他蹲在路邊捧起一缽雪,還沒來得及細看,積雪一下子在他胖墩墩的掌心裡融了一手。這時他突然靈光一閃,一抬眼就瞧見一頭通體雪白的雄鹿從遠方走來,頭上的角又大又漂亮,背上還馱著個四五歲的娃娃,一步一生花,緩步走到林府門前。

  平凡人家哪裡見過這等光景,一個個屏氣凝神,生怕驚擾了些什麼,只有小小的蕭景琰張大了嘴巴,亦步亦趨地跟在雄鹿身側,想再把那娃娃看清楚些。

  只見雄鹿後踏一步前足跪地,娃娃動作靈巧,腳不點地的越過眾人,一把撲進了從林府走出來的萧溱潆懷裡,額上幼角熠熠生光。


  是麒麟呀!大梁要出明君的啊!百姓們俯身跪拜,歡喜之聲響徹金陵。

  小麒麟原本單名「殊」,為報看照之恩,以萧溱潆為母,林燮為父,是以為「林殊」。梁帝得知消息後更是大喜,麒麟選擇胞妹晉陽作為擇主前的守望者,表示王氣必然存於皇室血脈之中,他日大梁的國運將勢不可擋,遂下旨大赦天下,一時之間舉國歡騰。

  當時蕭景琰並不明白麒麟降世的意義,只覺得那小麒麟生得水靈,在大殿上牽著晉陽姑姑的手也不羞怯,一把嗓子脆生生的很是討喜,教他喜歡得不得了。

  連年豐饒,無災無禍,他那像燄火像朝陽的小殊啊,也與蕭景琰如連根手足一般的長大了。 


  十年後,林殊伏地叩首,奉蕭景禹為主君。

  直到赤焰覆滅,主君死,麒麟亡。 




TBC


好喜歡冬天啊,一個逃避工作的節奏,麒麟骨設定是亂編的,故事名字也是亂取的(欸)

估計頂多也就三千字,但我就是憋不住這個短篇也憋不到寫完(望天)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