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奧

產刀不產糖,挖坑(但不填坑)專門戶
主推瑯琊榜靖蘇,另有歐美相影視作品族繁不備記載

[靖蘇] 變

-


林殊十三歲隨父帥出征,捷報連連,眾人皆稱林家小將奇兵絕謀、戰無不勝*,乃一用兵奇才。榮歸那日,蕭景琰便發覺他不一樣了,形貌未變,心性仍舊,眼底一簇向來靈動張狂的光亮卻靜了下來,宛若嚴冬寒梅,悄然怒放。
當時他恍恍惚惚地想著,那是殺伐之中焠鍊出來的火光啊。
林殊此次一去,竟生出幾分青年的眉眼,被北境的風吹著長大了。


後來當蕭景琰初次踏上戰場那刻,便明白自此以後站在令旗下背負的便不單只是自己的安危,兄弟的、敵人的、百姓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這人命啊,攢在手裡沈甸甸地發燙。
屍橫遍野,他不合時宜地想起了林殊歸來那夜,從臥榻另一側遞過來的嘆息。
景琰,我希望你永遠都不要變。


然而他還是變了。
梅嶺的火一路燒過十二年的冬季,將他焠成梁帝心頭上的一根冷硬的刺,燒成了寡言淡笑的石頭,這個外放邊境陣前殺敵的皇子將軍唯有一顆心仍藏著化了漿的鐵,晝夜沸騰不休。

「這是蘇先生,為譽王出的奇謀嗎?」

電光火石之間,梅長蘇向來自持的眼神猛然閃過一抹鮮活怒色,仿佛瓷白器皿被他生生砸得裂了條縫,他不由得一滯。只見梅長蘇低聲安撫異常激動的郡主後,再一抬眼,從容悠然地將破了的白瓷倒扣過來,喀的一聲,聲線朗朗。

「殿下誤會了。」面色如雪,眸深如墨。便是這位麒麟才子用他心中的燒了數十年的烈焰鍛造出日後鋼鐵般的帝王。


說起來這一生不論作為林殊還是梅長蘇,這人總是比蕭景琰走得快了些,早一步長大、早一步成熟,似乎也只有日漸蒼老這一項算是蕭景琰佔了便宜,到最後仍然在變的人,也只剩下他了,畢竟故人仍在梅嶺保持著當年不過而立的面貌,此生無緣見他白首模樣。

望著梅園深深,他輕緩一笑,悲喜如煙。



---

卡文卡得厲害,只是一個抒發用的小段子,能寫的有限
靈感來自前陣子看的電影《名畫的控訴 Woman In Gold》裡女主角在姐姐葬禮上的致辭,人生路上無非就是誰走得快一些慢一些罷了

少時林殊希望蕭景琰即使見過戰場也能永遠當個單純的少年,又怎知一樁冤案終究是改變了對方,再後來梅長蘇用自己的手造了帶來大梁盛世的帝王,變與不變都牽著彼此

最後,雖然這篇沒有感情戲,但我還是要打靖蘇tag嗚嗚嗚嗚嗚

*奇兵絕謀、戰無不勝是官方人物介紹裡的敘述。




评论

热度(10)